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烟薰

雪茄汇

造雾时间

浅谈制约烟草产业数字化转型的三大障碍

2021年01月26日 作者:阿拉尼古丁
A+ A

近期,国家局张建民局长在谈话中提出要提升生产制造现代化水平,培育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主要特征的新型生产方式。实现产业数字化是烟草产业从传统迈向现代的必由之路。当前制约烟草产业实现数字化升级的三大障碍为:数据黑箱、数据孤岛以及数据断链。

——前言

产业数字化

过去,大家总觉得数字化是离烟草产业比较遥远的事情。

产业发展所追求的始种是更高的速度、更稳定的质量以及更一致的标准。于是,顺应这一追求,切片机和切丝机的造碎越来越少,烘丝机和膨胀单元的水分控制越来越精确,成型机的稳定性越来越好,烟支微波检测的精度越来越高……这一切都为烟草产业带来稳定的质量和充沛的产能。

然而时代变了,正如2021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上所指出的那样,烟草经济的发展已经步入了新阶段。新阶段发展的根本问题已经不在于产量,而在于效率。单纯依靠传统生产要素的投入已经很难继续提高烟草产业的效率,产能剩余及增长乏力的弊端逐渐凸显:大量的设备无法保证开工率,大量的产品逐渐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大量的知识无法转化为产出的增长,全球市场竞争日渐复杂和激烈。边际效益递减的魔咒在制约着每一个卷烟厂,阻碍着行业转型升级。

于是,人们的目光开始投向了烟草产业数字化。我们需要依靠数字化让工厂变得更为柔性,让生产工艺对人工干预的依赖不断下降,让每条产线都能更好地匹配终端销售,帮助我们的产品从设计之初就具有更旺盛的市场生命力,从而将烟草产业紧张的情绪从动荡的市场变迁中解放出来,投入到更好地为国家和消费者的福祉而服务的工作当中。

总之,我们需要考虑,从数字化出发重新审视并调整我们的烟草产业链和供应链。

                                             

图片1.jpg

但现实是,建立一个用于存储大数据的云是容易的。大量成熟的数据库、算法和硬件均可直接应用于产业数字化改造。但仅仅拥有数据的容器不足以解渴,问题在于作为水的数据在当前烟草产业环境下仍难以获取。当饥渴的人们满怀希望地端起大数据云这只大碗的时候,却发现碗中空空如也,难免抱怨烟草产业数字化的想法简直就是胡说。

试问,制约我们实现烟草产业数字化的障碍到底在哪里呢?

障碍一:数据黑箱

不妨想象这样一个箱子:我们确信它容纳着海量的数据,只是无从知晓它的内部结构,不同部分之间的关联,以及哪些是和它本身无关的外界干扰。当我们把手伸到这个箱子里,的确可以毫不费力地抓出很多数据,但这些数据就是无法使用,我们通过这部分数据仍然无法洞察这个箱子的内涵。这样的一个箱子就是所谓的数据黑箱。

在当前实施烟草产业数字化改造的过程中,我们许多工艺段所面临的就是数据黑箱的问题。更具体地说,数据黑箱的问题在实际层面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模型不清楚是第一个方面。所谓模型,就是物质实体在物理上的概括和数学上的抽象。一台看似简单的烘丝机,控制逻辑和执行元件就那么几样。但每次技改项目实施,工程师们最担心的永远是同样的配方和材料加进去,出来的味道就不一样。什么样的参数配置才能确定地达到想要的效果?一个特定的效果是否只能由一种状态达到?不解决这些问题,人们就永远无法放心地让数字化系统来操作设备。

433.png

引用:http://www.hualongxunda.com/

因变量和自变量不清晰是第二个方面。自变量的变化引发因变量的变化,因变量由自变量决定,它们之间有确定的关系。一台包装机的信息点可能有成千上万个,但是不是每一个量都需要采集?显然不是的。如果这么来采集数据,计算机系统总线资源将被严重消耗,扰乱设备正常工作。最好的办法是厘清系统状态参数中哪些是自变量,哪些是因变量,有选择性地采集数据,从而大大减少需要采集的数据量。

最后还有一个方面就是数据噪声。许多数据也许从一开始就是由外部环境或者系统自身随机产生的无意义信号,这些无意义的信号就是数据噪声。数据噪声即便采集出来进行分析,意义也不会太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明就里地将所有数据点统统采集下来,我们数据库就会成为一个混乱不堪的数据垃圾堆。

障碍二:数据孤岛

达尔文曾经发现,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几乎每一座小岛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岛上的鸟和龟都各具特色。然而,孤立也给生存在这片世界的生命带来了无法逾越的困扰,它们一旦离开了自己的岛,就无法生存下去。这便是孤岛上的物种生存法则。

数据生存的法则也是如此。如果数据诞生在一个孤岛的环境当中,那么数据的意义便也只能局限于这片孤岛。一旦跳出孤岛之外,原来的数据就会变得毫无意义。然而,就是在当前烟草产业链条上,像这样被禁锢在孤岛上的数据比比皆是。这些数据孤岛的存在大大制约了我们实施数字化改造的有效性和可持续性。

416.png

引用:http://www.hualongxunda.com/

首先,设备跟设备之间是孤立的。比方说,除杂机的数据是孤立的一块,卷烟机的数据又是孤立的一块;国产设备的数据是孤立的一块,进口设备的数据又是孤立的一块。每一块数据单独拎出来都有看头,我们在每台设备的显示屏上调出这些数据来看都是完备的。但如果离开了这台设备,相应的数据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一分钟也难以活下去,成为了死的数据。

其次,车间和车间之间是孤立的。从我们的经验出发,制丝车间的信息员大体不会关心嘴棒车间的数据,卷包车间的数据自然也很难引起物流调度单位的关注。原来的产业组织划分充分照顾到了物料交接时清晰的边界,却又人为地对数字和信息这种在无形中密切交织在一起的生产要素进行了切分,形成了一个个数据孤岛。

第三,局域网和局域网之间也是孤立的。一座工厂,或者一个事业单位往往都有属于自己的局域网。纵然有许多关于安全的考虑是必要的,但相当多的局域网之间的隔离的确给烟草产业数字化进程带来了不小的挑战。现实技术的进步,如5G,已经能够支持工业和商业领域大量数据的即时传递,瓶颈或许在于我们思想的保守,人为阻隔了海量数据的交汇。

须知,数字经济是规模效益递增的游戏,小的池塘里能养出鲫鱼,大的池塘里能养出鲤鱼,但如果不造成一片数字经济的汪洋大海,我们永远也养不出新烟草经济的鲸鱼。

障碍三:数据断链

烟草产业的数据链条本应该是一个闭环。数据从研发端走出来,走向消费端;又从消费端走出来,走回研发端。如此循环往复,接续反馈,螺旋上升。数据链条断裂的问题正是存在于产业的最前端以及最后端,即消费端和设计端之间的脱节。

作为烟草产业从业者,我们或许都有类似的疑问:为什么十种新产品投下去,往往只能有一两种产品可以成活?到底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产品的命运?这次活下来的经验下次是否还能接着用?别家成功的经验拿过来是否还靠谱?面对这样的困境,不开发新产品似是个人职业决策的最佳选择。而受损的是行业的整体利益。

让我们共同回忆一下,我们设计产品的灵感从何而来?一方面,我们可以做十分宏观的测算,请到一家咨询机构或者自己组织人力来开展市场调研,从各个截面来观察市场的变化,看曲线,看趋势,看拐点,新的想法就蕴含在其中;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做很微观的洞察,组织一个用户品鉴会,或者召开一个专家座谈会,邀请大家提供个人信息和反馈意见,满意率是多少,意向度是多少,改进建议有多少条,一目了然。

但是,当真正把产品做出来以后,我们免不了还是要问,谁会真正购买我的产品?新产品应该优先投放在哪个地区?我的潜在用户真的知道我有了新产品吗?买了第一次的人会不会买第二次了?原来许诺会买的用户为什么看了以后迟迟下不了单呢?为什么我的用户不愿意向别人推荐自己的产品呢?要回答这些问题,就必须将存在于消费端和设计端之间断裂的链条连接起来。

 

506.jpg

引用:https://www.sohu.com/a/151343751_156030

试想,如果我们能够把烟草产品的设计模型、消费信息和使用信息连接起来,每一次产品的使用和消费就会像是一个电信号一般点亮一个像素点,无数这样的信息积累下来就能在我们的屏幕上刻画出不同人物在不同地点和时间的精确需求。它甚至还能更进一步地呈现出动态的画面,让我们看到用户需求的连续变化。

接下来的事情就十分自然了。我们只需要再将产品需求信息代入到产品设计模型之中,就能立刻反解出配方和工艺,并直接指导制造和销售。对于做什么产品、在哪里投放、针对哪些消费者、如何调整,真正做到心中有数。

任重而道远

实施烟草产业数字化是一项十分具体而繁重的工作,真正做起来,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传感器失灵都足够让人头疼。但令中国烟草人欣慰的是,我们并不落后,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的基础设施和市场整合度有我们的好。我们每往前迈一步都能触发更多未知的解锁。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正在引领世界烟草产业的在未来的发展。

刘鹤副总理曾写道【1】,只有率先实现结构调整和技术跨越的企业,才能在新一轮技术长周期中赢得发展先机和主动。现在,新一轮产业革命已然打开了烟草市场的传统边界,更多机会呈现在了烟草产业的面前。这是挑战,更是机遇。我们必须行动起来了。数据黑箱、数据孤岛、数据断链的问题既不神秘,更不可怕。只要我们能够勇敢地往前走,一小步接着一小步往前迈,就一定能够破解这三大障碍,赢得中国烟草的发展主动和先机。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1】: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中国经济出版社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策划